这是一只鸽子,常年隐居山林
可以请你留一个评论吗?
我会非常开心der~评论就是不咕咕的动力!

原名:把风过月_Mnoolns slans

【周叶/哨向+异能/生贺】而生.2

注意事项和前篇戳这里

本毛猴的暗恋对象要出国了…啊

☆☆☆☆☆☆
幼小的女童在镰刀下奔跑着。

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视野模糊,她被脚下的碎石只绊了一脚,骨碌碌的在地上滚了几圈。细皮嫩肉的小手在水泥地上蹭出了血。她顾不上疼,连忙爬起身往家的方向跑。

没事的,会没事的。
哥哥会来保护我的。

七八岁的孩子大脑有限,这种时候只能想到去找相依为命的哥哥。
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能把难吃的野菜做的那么美味,能给她做碎花小裙子,还能用那把闪闪发光的剑砍倒怪物保护她。

哥哥已经在那些怪物手下保护她了那么多次,这次也一定没问题的。
何况……今天是哥哥的生日,神明会给每一个虔诚祈祷的孩子好运的。

小小的女孩终于跑回了家一一一个破土屋。

老旧的木门吱呀作响,带起一阵过堂风,屋子里阴沉沉的,为数不多的家具整齐摆放着,沉默的向她诉说着绝望。

没有人。

这是个残忍的世界,神明丧失六感。没有人能回应你的祈祷。

镰刀落下。

☆☆☆☆☆☆

黄少天大口喘着气,从噩梦中惊醒。一摸脸,发现眼泪已经干涸。
他居然哭了?

 

他低下头,勉强扯出一个算不算笑容的笑容。


虽然作为联盟精英组成员,但黄少天并不是在联盟长大的。

他十四岁之前,一直和妹妹黄少霖相依为命。他们在崖壁有一间小小的屋子,天气好一点的时候,黄少天就去附近的山里打猎。要是下雨,就摘妹妹种的野菜。


对比加入联盟后走在刀刃上的生活,那几乎是黄少天这辈子最轻松无忧的生活了。
直到十四岁生日那天,回家看见的不是妹妹,而是咧开大嘴笑着的a级丧尸。它尖锐的牙齿上还带着血淋淋的肉块。
黄少天强行打断了自己, 因为喻文州在一旁关切的看着他。


“做噩梦了吗?”


黄少天同志大概上辈子精通川剧,不出半秒就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状态,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行了行了队长你作为一介青年才俊怎么天天操老妈子的心,我黄少天是那种一肚子酸墨水伤感春秋的人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微微挑眉。

你以为我是为了宾个(粤语:谁)操这老妈子的心?

 

“…队长我肚子都快饿成真空的了!”和喻文州拍档快十年,黄少天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忙不慌的转移话题“周泽楷不是两天前就出发了吗?怎么还没到,中途会不会出现尸潮了?”

 

喻文州拆开一包压缩饼干递给他:“尸潮每月十五才会出现一次。我们被困在这个地下室的时间是十一号,现在过去两天十三个小时,就算尸潮出现时间误差,也不可能那么早才对。”

 

 “啊啊啊!”黄少天狠狠的咬下一大块压缩饼干,突然福至心灵道“要是周泽楷半路停下去泡妞,我就把他收藏的那些元帅语录都扔掉!”

 

 

 

“啊……啊嚏!”周泽楷揉了揉鼻尖,望了一眼g市的方向,又回头继续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个诈尸的怪人。

 

他长的不差,一双天生含笑的下垂眼,皮肤白暂的惊人一一也许是刚刚从水里出来的原因。眼珠子像浅琉璃似的,瞥到倒映在上面的自己,哨兵先生有点不好意思的转移了视线。


“所以你也是刚刚被河水卷过来,之前并不认识我对吗?”面前刚刚“出土”的怪人似乎想扯出一个微笑,但脸上的肌肉不听使唤,反而笑出了那种小姑娘看了会吓哭的优秀鬼片效果


这个怪人醒来后,周泽楷提着一颗今日已然饱受折磨的心脏,用荒火抵着人家的太阳穴,开始了他对此人艰难的审讯之路。

哨兵先生之前从未有过审讯经验。在联盟,这是一向由副组长江波涛来做的,你让周泽楷做这个活计还不如让他打着光雕蹦迪一一当然在这之前你得保证你的呼吸不会因为来自碎霜或荒火的一发子弹停止。好在人也配合,被荒火炙热的枪口抵着脑袋也面不改色,看出他不善言辞,居然还能主动引导他,反着套他的话。

 

周泽楷心里颇为震撼,可脸上还是漠然一片,并不上他的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水系异能者吗?”

 

他被发现的时候全身浸泡在溪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若是普通人早就泡发了。他不是水系异能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一旦他是水系异能者,就能解释这附近水域为什么那么怪异还攻击了周泽楷的事了。

 

周泽楷看着这人的眼睛,微微皱起眉头。异能者只存在于小部分哨兵向导手里,水系异能在整个异能系中更是稀少的那个,拥有此异能的人能在水中呼吸,能把病毒污染过的水过滤为纯净水,是各个组织都求之不得的异能者。

…如果面前这个人是水系异能者,那他攻击自己是什么意思?还是借攻击自己来攻击联盟?他是什么其它组织的人吗?

 

 

“抱歉,我不记得了。”这人到底还是扯出了一点笑意:“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评论 ( 3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