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鸽子,常年隐居山林
可以请你留一个评论吗?
我会非常开心der~评论就是不咕咕的动力!

原名:把风过月_Mnoolns slans

【周叶/正常的系列】题目就是要起得这么长而且毫无内容才会被打.1

 题目跟正文毫无联系,不存在点题的,哎嘿☆。


☆@夏不爽同学的点羹一期

☆无脑小甜饼【……暂时】,不虐。

☆因为大纲太长被我搞的很乱所以每次都很短【嗯?】

☆虽然是周更但是会很快完结的啦


1.
尖锐的闹钟声响划破晨间的平静,叶修翻了个身,随手把闹钟丢到墙上,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又一次被摔的五马分尸。



身边的周泽楷对此习以为常,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叶修额头的纱布上印下一个吻。


“早安。”



直到叶修磨磨蹭蹭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轻车驾熟的把闹钟的碎片清理好了,正围着围裙在厨房煎培根。见叶修出来,便稍微带着点笑意说,今天吃培根和鸡蛋。



叶修远远的就闻到空气里培根的香味不得感叹周泽楷真是贤妻良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小周,我们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周泽楷愣了一下,朝着叶修还包着纱布的脑袋点点头。


“嗯。”



叶修追问:“一直如此?”



“…一直如此。”



像是被满足的大尾巴狐狸,叶修眯起眼角笑了。



早餐过后,周泽楷一如既往的纠结于去上班时的领带。叶修从衣柜里随手帮他抽了一条:“就这个吧小周,人长得帅,戴什么都好看。”



“可是…今天下午要见喻医生,严肃。”



“哎呦喻文州是笑面虎还是大尾巴狼啊?去见个面跟去相亲节目似的。”叶

修笑了“再说了就算是非○勿扰,你只要往上面一站就稳了,怕啥啊?”



周泽楷似乎在组织语言,不过支支吾吾的指手画脚了半天也没划出门道来,似乎就在急的就要冒出冷汗来的时候,叶修凑上前,贴上他的鼻尖。



“行了,知道你是为了哥。”


为了我?

鼻尖与鼻尖的摩擦。

搞笑。



“快去上班吧。你要是再不去,又有个可怜人要被小江当树洞吐苦水了。”


“……嗯,走了。”


“注意安全。”叶修钻到电脑前,朝周泽楷挥挥手。



“嗯。”


转身关上门,周泽楷摸了摸被碎发挡住的耳朵,那里已经热的不像话,估计也挺红。


这样可不行啊。


无论有什么,都决对不能被看出来。

这是作为轮回队长,必需做的。


周泽楷对自己如是说。


一一一一一一tbc一一一一一一一

生气了吗?

我觉着,就我这点内容,要是有小可爱能猜的出来点的什么梗的话,我就直播女装哎嘿。


评论 ( 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