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鸽子,常年隐居山林
可以请你留一个评论吗?
我会非常开心der~评论就是不咕咕的动力!

原名:把风过月_Mnoolns slans

【aph/全职/周叶】Telekinesis(霸道周少爱上我之穿越看到自己的国家是什么感受)【二】

虽然被揍了,但我终于还是起了这个名字!!!!虽然是以括号的形式但还是敲开心!

真的,起名字小天王说得就是我,不信看看这个题目哈哈哈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超厉害国师周x穿越重生少爷(前国师)叶

※非常,极其狗血,金手指两米粗

※架空原创设定,长篇

※这篇文我要做游戏,所以可能与一般小说体有点偏差

※没看过黑塔利亚的小伙伴也可以照样看,没有影响

※欧欧洗

※OK?

前文指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镜子里面肃然是一张叶修熟悉的脸。

他每天早上都要见到的。

兴欣早餐必备的。

牛奶上的。

 

 

 

旺仔的脸。

 

 

 

叶修:??????????????

这tm????长的也太有特色了点吧?

 

 

 

 

叶修刚刚恢复正常的大脑又陷入了当机状态。

 

 

好怀念自己以前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

叶修捂着头,表情十分微妙。

虽然以他的审美来看旺仔的脸长得还不错。

 

 

他深呼吸了几遍,仔细端详着这张脸…

哎?

叶修猛地把它一把撕了下来

 

 

人皮面具!

 

 

而面具下……就是他自己的脸!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居然连这种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都有。

 

 

不,不对,自己到这个地方就已经够戏剧化了,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就应该在沐橙推荐小说的时候好好看看了。

 

叶修摇摇头,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当务之急……应该是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

 

 

 

首先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很明显的不是现代,但是语言能够确定他还在中国没错。

 

再者,刚刚上台的那一幕……难以置信,感觉像是荣耀里元素法师的能力,但是更接近于心想事成。最奇怪的是台下的人并没有感到奇怪,不仅如此,还嘲笑他。。

 

 

真是让人头大……

 

 

丝毫没有感到羞耻,叶修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优秀过人的下场?

 

 

还有根据那个女人的话……自己似乎是个抱大腿上位的基佬?

 

 

想自己,在睡觉前还是个身边环绕妹子的比石墨烯还铁的直男,谁能想到一觉醒来就被变成gaygay怪了。

要是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之前干了什么就好了,可惜似乎想不起来了。

叶修揉了揉脑袋,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他坚信有着跟他叶修一样帅的脸蛋的人一定不是个gaygay怪。

 

 

叶修想要爬起身,可僵硬的四肢不允许。他只好以葛优躺姿无比优雅的瘫在地上数星星。

 

 

好饿……

 

 

想吃汉堡……

 

 

“啪!”

 

 

随着脑内像从触碰到静电似的声音,叶修肚子上方忽然慢慢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半透明逐渐变成实体。

 

 

是汉堡包。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开始,身边的一切都一直在违背常识。

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强的可怕,这种难以置信的事情,在经历过一系列怪异过后的叶修来看,反而很自然的接受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旦接受这种设定】吗?

 

 

叶修抽了抽嘴角,快速把手上的汉堡吃完后溜出房间,打算在附近转悠转悠打探消息。总比什么也不做强。

 

 

出门前还没忘了拿上床尾的小草帽,仿佛是这具身体早已熟练的,动作行云流水,流程无比。

 

 

 

他慢悠悠走到一处街道上,街边屋檐树梢上都挂着喜庆的红灯笼,估计是要有什么盛事。

 

 

正走着,前方的金碧辉煌的酒楼忽然传来了哭喊声和尖叫声,紧接着两个金发男子飞身跃上对面青楼屋檐。

 

 

较矮的那么男子有着令人记忆深刻的眉毛,一身繁琐华丽的18世纪海盗装,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直觉他一定是个英国人。

 

 

另一个紫衣男子男子虽然看不到正脸,但叶修莫名其妙的有某种意义上“同类”的感觉。

 

 

本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的心情,叶修叼着不知名的草舒舒服服的靠在酒楼大门边上。

 

 

那个英国人看上去非常愤怒,一只手把身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护的严严实实,一边用英语吼着写什么。

 

 

叶修从没有像此刻感谢叶家对自己的精英教育过,在当时每天一打卷子的训练下,叶修被逼着在14岁过了托福,以致后来有了在苏黎世把国家队各位吓了一跳的一口流利英语。

 

 

 

叶修竖起耳朵,努力听着风带来的只言片语,依稀听到几个模糊不清的单词:

 

“……的法国,你这个操蛋的青蛙休想再打美国的主意,……你○都○○……”

 


“哟~…………的英国,你……不能……就来…我,你简直比你家司康还…”

 

 

没等叶修听完,身边突然从酒楼门口窜出一个人,那人踩着屋檐三下两下跃到那两人身边,动作迅捷无比,带起一阵风,那阵风甚至把叶修的草帽都刮掉了。

 

 

叶修无奈的撇撇嘴,捡起草帽,还没戴上就对上了刚刚那人震惊的眉眼。

 

 

那个人很帅,眉眼如墨,鬓若刀裁,只往那一站都是像是入画似的俊朗。

 


只是……


 

“周泽楷……?”


评论 ( 2 )
热度 ( 32 )